抗击疫情专栏

(转自珠海特区报)“您的寸头是我剪过最漂亮的短发” 斗门区第二批医疗队出征!

来源:遵医五院宣传科 发表时间:2020-02-18 浏览次数:1025

2月17日,遵义医科大学第五附属(珠海)医院(下称:遵医五院)门诊大楼前,“斗门区第二批援鄂医疗队”出征授旗仪式简短而庄严。

斗门区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出征仪式。

三名“白衣战士”接过斗门区领导授予的鲜红战旗,出征湖北,支援“战疫”。他们分别是:内分泌代谢科医生刘冬、急诊科护士林卫斌、手术室护士吴涛。

即将出征的医疗队成员:急诊科护士林卫斌(左)、内分泌代谢科副主任医生刘冬(中)、手术室护士吴涛。

3天前,女医生刘冬还是长发披肩、知性温柔的模样;此刻,她满头青丝已不见踪影,冷风中竖起的短发,像极了战士。

37岁的刘冬抱着鲜花,风撩起她身上的防寒服,吹得人头皮阵阵发凉,但她的心却是一片火热滚烫。

“斗门区援鄂医疗队”的大旗下,这个身高不到1.6米的纤弱女子,目光投向1000公里外的湖北“防疫战场”,身后仿佛有雄兵百万。

“削发出征,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。”刘冬说,声音平静柔和。

“40万斗门人民等你们笑着凯旋。”

新冠肺炎病毒疫情肆虐,“病”中的湖北最需要的是“手术刀”,斗门就把自己“最好的刀”借给他们。

“危难见真情。这段时间,因为防疫工作需要,我到你们医院七进七出,越是近距离接触,我越感到医护人员的伟大。对病人来说,时间就是希望、时间就是生命。你们的时间宝贵,我一分钟都不敢耽误。今天的出征,我是来给‘斗门英雄’壮行的。”当天,斗门区委副书记、区长马洪胜为“白衣战士”授旗送别,一分钟现场即兴讲话情真意切。

“抗击新冠肺炎病毒的战役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今天,我亲手把你们送到最需要你们、也是最危险的前线,为3位勇士简短送别。来日,战胜新冠肺炎病毒,40万斗门人民等你们笑着凯旋。”马洪胜说。

护理部副主任雷敏拥抱即将出征的同事林卫斌。

“新冠肺炎病毒很凶险,这趟任务很艰巨。我只想对年轻的战友叮嘱一句:你们一定要做好自身防护,不要让病毒钻空子。工作再累,也千万要注意休息,保持好自身状态、才有足够的免疫力,你们是医生,医生不能病倒!” 遵医五院院长陈世玖则向三位年轻而勇敢的同事殷殷嘱托。

“现在湖北疫情特殊,那边病患多、很多条件相对简陋,你们照顾重症病患的时候如果见到心里难受的场面,或者受到了委屈,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或者微信,到我这里释放发泄。千万不要积压不良情绪和负面想法,一定要找同事、战友说出来。开导、安慰你们是我们的责任,我们在后方全力支持你们。”陈世玖说。

“您的寸头是我剪过最漂亮的短发。”

出征前夕,刘冬就感受到了窝心的温暖。三天前的剪发,让她记忆深刻。

为了方便医疗防护服的穿脱,出征的医护人员被要求剪成干练的短发。春节以来,珠海满城很难找到开张的理发店。好不容易打听到吉大附近有一家理发店尚在营业,刘冬赶紧上门。

“女士,长发剪成寸头,您确定吗?”刘冬的要求十分突兀,引起了理发小哥的极度好奇,多次出声询问。得知刘冬的身份和剪短发的原因,小哥肃然起敬,全程不再说话,只是手中的剪刀飞快起落。

“您的寸头是我剪过最漂亮的短发。”剪完后,小哥对着镜子中的刘冬说。这是对自己手艺、更是对这位白衣天使最高的褒扬。

“您这单我们不收钱,免费!”刘冬去付款时,理发店老板态度坚决,不肯收费。“您要上前线救人,如果收了您的钱,我还算个人吗!”

刘冬从医多年,早已见惯生死大场面,“很少有话语能感动我,我以为内心会足够冷静。”可这来自街巷的温暖,还是瞬间击中了她内心的柔软。

“我收到了大家的心意,我是个医生,身上背负着太多的希望和祝福,我会把珠海人民的关爱带到湖北,全身心回馈给湖北人民。”刘冬说。

“成为打败疾病的白衣骑士,这是我的英雄梦。”

同样剪了短发的,还有27岁的急诊科护士林卫斌。

为这样的热血出征,年轻的林卫斌已准备了6年。

参加工作6年来,林卫斌一直保持着跑步锻炼的良好习惯。“每天慢跑5公里,很少间断。”这次支援湖北前线,他的体能储备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。

“不够温柔?不够细心?男护士总是受人质疑,我会用自己的经历来证明我工作的价值。” 林卫斌说。

刚上医学院的时候,他看过一本叫做《护士长日记》的书,里面记载了2003年抗击非典的医生和护士的故事,“有些故事流着泪看完,前辈的事迹影响了我一生。我是医务人员,冲锋一线,成为打败疾病的白衣骑士,这是我的英雄梦。” 林卫斌说。

家住斗门区井岸镇的林卫斌,还是家中独子。

“我是护士,到了湖北肯定会被安排到病床前,与病人面对面接触。父母很担心,但他们知道我的梦想,支持我的决定。”林卫斌骄傲地说。

“我是单身,家里还有哥哥姐姐,我上!”

关注到湖北疫情的消息,遵医五院手术室护士吴涛正在休假,他第一时间改签了机票回到珠海,向医院报到上班。春节期间看着疫情肆虐,病患数字不断上升,他如坐针毡。

对于医护人员来说,“眼睁睁看着自己照护的病人离世,亲属在一旁撕心裂肺的痛哭,这种事情太残忍、太憋屈了。湖北需要我,我要去第一线。”吴涛说。

面对肆虐的疫情,遵医五院的370多位医护人员都向院党委写了请战书。

但吴涛的请战理由执拗而特殊:“我是单身,家里还有哥哥姐姐,我上!。”

“每年我们手术室会进行应急事件演练,其中就有穿脱防护服的考核,‘全副武装’护理病人的各项工作都有涉及。我们所有的准备就是为了应对最危险的时刻。我从不希望这个时刻到来,但它真正来临,我不惧怕。若有战,召必应!” 33岁的手术室护士吴涛说。

“这次的病毒很凶险,跟它交手,目前还没有特效药可以治疗。但我是个护士,我站在床边,病人就多一份安心;战胜病毒,就多一分胜算。”吴涛说。